2006年9月8日 星期五

白色巨塔?

教授巡房,帶著總醫生和住院醫生,到我的病床前,叫我躺在床上,用左腳從右腿滑過,做了幾次換腳,用牙籤點刺在我的腿和腳上遊走,叫我屈腿用小鐵鎚輕輕敲敲打打,旁邊的醫生做筆記,專心聆聽狀……

一天早上還參加他們的系務會議,走台步看我走路的樣子,教授還叫我跪坐在一把椅子上,好像在我的腳板上敲敲打打,拿一張紙寫上數字,叫我眼睛跟著走……還有發音,叫我從一數到五十再從五十倒數至一,日文五十字音跟著唸,最後,問下面幾十位白袍醫生有問題嗎?好像有二、三位有提出問題,之後我走出會議室,那位年輕貌美的女總醫生說,你剛走路走的不錯啊~哈!有點受寵若驚,什麼時候走路不錯,也變成一種誇獎???

還有一次是參加他們醫生的升等考試,擔任實習病人,還記得考前,應考的醫生在門口輕拍我肩膀,對我說:等下進去你不要緊張,我問什麼你答什麼,就算你知道病名也不要講……我說好好!

記得那位醫生自己,倒是有點緊張,問診過程手機響起,還說我正在考試,等下連絡之類的話,器械也掉地上,好像被台下的三、四位主考官按鈴!我想那位醫生很沮喪,大慨不會過關吧……

我出院時,我的住院醫生告訴我,能參加另ㄧ場考試嗎?下一個週六出席,有車馬費……我後後來有出席,應試的醫生文質彬彬,也很細心問診,用手電筒看我眼睛,也敲敲打打,動作測試,來回走路,我偷看到下面教授的表情,我猜想他會過關吧?!

6 則留言:

godway 提到...

你最近發生這些事,常常讓我想起高中時,你畫的一幅自畫像(粉彩畫);畫中的你在低頭沈思依偎在一個幽靜小房間的窗邊,窗外你畫的不是藍天綠地而是疑似你的墓園,你用了很多細緻的筆觸去特別描繪那座墓園,我一直不懂為何你要畫那樣的自畫像,畫中的你是那樣的消瘦,但眼神是堅定的。我想你可能別的想法或隱喻吧!但這是不是也是一種預知死亡之記事ㄋ。現在那幅畫在哪裡.....

披頭王 提到...

挖哩勒,連二十幾年前畫的還記得?是我的榮幸啊!我沒辦法預知死亡啦,好像只是唸美工科時的苦悶,為賦詩詞強說愁?畫大慨還在新竹老家三樓的一角…

godway 提到...

因為哪是你的經典啊!要好好的保著喔。

披頭王 提到...

算是遺作?~遺忘的作品!

fly 提到...

小王子, 拜讀了
故事未尚未結束
文字呈現出來的線索
讓我有想寫的衝動.....

披頭王 提到...

酒館主
獻醜了
故事是現在進行式
它是我生命沒有休止符的樂章
妳是作家文筆當然棒呆
期待好文發表

白色巨塔黑白片真的好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