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0月11日 星期日

轉貼 我那野蠻的身體 - 摔跤

摔 跤

雖然「摔跤」對我來說不是家常便飯,但我對「摔跤」並不陌生,「摔跤」對我來說只是「痛苦的無奈」。我對它的體驗就好比「隕石撞地球」一樣,我知道總有一天,隕石一定會撞地球,只是不知在何時何地,真是防不勝防,摔跤對我來說也一樣都是「摔在身體,幹在心裡」。

這次摔跤的導火線是我家的小貓,小公貓到我家已經七、八年了,大門沒出過一步,因為我們都怕牠「有去無回」。牠沒有正式的名字,我們都叫牠「咪咪」平時我坐在沙發上「聽」電視,牠就坐在旁邊睡覺陪我,叫牠「咪咪」,牠也會閉著眼睛搖動尾巴回應,我用助行器站起來的時候,因動作緩慢而遲鈍,遭到「咪咪」疑惑的眼神,牠頭也不抬地斜眼看著我「舉步維艱」的步伐(才僅僅一年,沙發邊的四腳拐杖就換成了助行器),小貓一定心裡犯的咕,主人走路怎麼這麼奇怪? 這幾天,大概由於氣溫下降,「咪咪」跳到我臥房的電腦椅上睡覺,因我要用電腦,所以把牠趕下去。

平時牠會到我床前的地毯上繼續補眠,但這次不知為何要出去,牠坐在我臥室門口「喵、喵、喵」的叫著,彷彿要我幫牠開門。我為了要幫牠開門,早把:凡事要「慢!慢!慢!」的醫生忠告全拋諸腦後,我猛然一轉身,頓時感覺天旋地轉,上下不分,我趕忙伸出雙手想扶住椅子,無奈椅子卻倒了,椅墊也飛了,這時我感覺到腎上腺素急速增加,我意識到我即將摔倒,「轟」然一聲,瞬間整個人就摔倒在地,雖然房門關著,聲音還是驚動了人在浴室的外勞,她及忙衝進來將我扶起(我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),並頻頻追問:有沒有受傷?(因摔倒在地,事後覺得髖骨隱隱作痛。)

還記得上一次摔跤在客廳,這次發生在臥室,那下一次呢?

PS.按標題自動連結:病友張大哥來文 遺傳的十字架!

3 則留言:

阿妹 提到...

我現在常上工地拍照
都遵循三點不動一點動的原則
在那種地方
可摔不得的

Jun 提到...

披頭王,
請小心,
真急不得的,
慢慢來啊!

披頭王 提到...

阿妹老師
我現在拍照
只能儘量背靠牆
無法仰頭拍
會後翻

Jun
我和病友的病況
都大同小異
小心感謝提醒
先求穩再求好
動作確實比快來得重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