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7月11日 星期六

轉貼 我那野蠻的身體 - 孤獨的喬治

孤 獨 的 喬 治

喬治是一隻公「加拉巴哥」象龜,住在島上的達爾文研究站,因19世紀初捕鯨人的大量濫殺加上外來物種 - 山羊的入侵,搶奪了象龜的主食,使得這些溫煦的烏龜遇上空前浩劫。也使牠成為世界上碩果僅存的特殊品種,從幾年前,喬治和牠太太都被列入「瀕臨絕種」的動物名單,不久,牠的太太死去,喬治變成世界上獨一無二,無可取代的象龜,喬治當然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,每天還是昂首闊步,癡癡的盼望太太的出現,任誰看了都會心酸和不捨。

回想一下,我們很多病友不都是「孤獨的喬治」嗎?許多人知道自己帶因(在台灣,僅有1/4 -1/5 的「高危險群」準病友可藉由基因篩檢驗出是否帶因)不管有無發病,許多未婚的病友當下就決定,終身不婚,以避免拖累家人,許多結了婚的病友都怕會「禍延子孫」寧願自己受苦,而不敢生子,有子女的每天為小孩擔心和煩惱,生怕自己是「禍首」,真諷刺,到底病友結婚生子好不好?目前並沒有定論,全憑個人的選擇。畢竟1/2的機率是很高的,誰都不敢拿子孫的健康和幸福下賭注,最讓人不捨的是那些篩檢不出是否帶因的高危險群,整天活在「惡夢」當中「挫著等」。

遺憾的是,無論是喬治或病友都面臨相同的問題,這個問題不是金錢所能解決,世界自然保護基金會曾發出一萬美元的賞金,尋找同亞種的母龜,但獎金一直沒有人能領取。有病友也懸賞一半家產,給能治癒疾病的人,獎金也是無人領取。

喬治在漫長的歲月中可能永遠等不到伴侶,牠是牠們種類最後的一隻,孤單的一隻。我們和喬治生長在不同的時空和環境下,卻和喬治分享著相同的命運,這難道是上帝巧妙的安排嗎?

7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做人要樂觀
心地要放寬
病魔把我關
還有大道攀

Francine 提到...

即使是沒有血緣關係的朋友
彼此互相關心也能不亞於家人
不要想地太悲觀
去認識更多好朋友
也是此生豐富的收穫

披頭王 提到...

全老爹
你是老來俏
小萎症楷模
病友中絞龍
祝福逆轉勝

Francine
病友同病憐
互相來依偎
樂觀看病情
努力作復健

ㄚ珍^^ 提到...

晚安! my friend~

Be Smiling^^

披頭王 提到...

ㄚ珍
午安
我道歉

餅乾爸 提到...

小王子,快樂的享受每一天吧!

披頭王 提到...

餅乾爸
憂愁過一天
快樂也一天